白鹿青崖

沙雕乙女写手
北极圈专业户
目前长期盗笔乙女/一人乙女/闪暖同人/食物语乙女/南湾CP(尹南风x梁湾)
已经对遇见逆水寒和楚留香下手w
感兴趣就会动笔/BG乙女GL都写
不吃腐谢谢
巨雷盗笔任何腐向cp,我只吃友情
花儿爷本命!!我爱他一辈子!!
★ ★ ★
九月以后基本就消失了,大概不会回复不会更文
但我们相约明年六月
我一定会回来的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愿我们都以渺小启程,以伟大结束🌙

【6h/13h】【解雨臣x你】烟火人间

*大家稻米节快乐!

*鸽王滚出来更文系列_(:зゝ∠)_

*今日份花儿爷✓

*ooc

————

外面在下雨。明明是盛夏却阴沉的仿佛是十二月份的傍晚。这在夏天也是常事,反正是雷阵雨,不会下很久,正好解解酷暑。

这种时候,盖着被子看剧的感觉就相当舒服,最好再抱上一个冰镇西瓜。美滋滋。当然,像你这样外面下着雨还要把西瓜冰镇才肯吃的人也是能作死的一个品种。

你把勺子插进红色的瓤,琢磨着解雨臣回家的时间。

说来最近出了点小事,你手臂受伤了,原因无非是解家有人不太安分,想挑事解雨臣惹不起就来找你的麻烦。虽说柿子要挑软的捏这道理是没错的,但当这个柿子成为自己的时候谁也不会很高兴。也幸亏你身上带了把刀,要不然你现在就不会坐在家里了。

你以前是没有带刀这个习惯的,认识他之后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觉得靠别人保护不如自己带点东西,就从解雨臣那儿挑了一对蝴蝶刀,这一挑算是挑对了。

…你还特意避开了要害部位来着。

一来你不想杀人,给解雨臣惹麻烦,二来要是真出什么事你也能说的上是正当防卫,合情合理。

不过不管怎么样你终究是受伤了,但在家静养是他要求的。

正因如此,八一七活动也不能去。不高兴。

你重重的戳了戳西瓜瓤,仿佛多戳几下就能立马从北京飞到杭州似的。

“嗯?”你偏头听着,是门的声音。

调出监控,你在看到解雨臣身影时的一瞬间僵住了。

心登时就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不想被人误会的讲,纯粹是吓得。

你琢磨着这人最近事多的很,怎么也不该这么早回来啊。但眼前形式不容乐观,你连忙抱起西瓜就往冰箱跑,不顾有些渗血的伤口,甚至连鞋都来不及穿。

咔嚓一声,门开了。好在你的罪证也藏的差不多了。

解雨臣一推门就看到你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有些…谄媚的笑。“怎么站在门口?迎接我呢,小病号?”他笑着开口,眼睛往你身后瞟了一眼,却在看到你赤裸着踩在地上的脚时皱起了眉头。“还不穿鞋,你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至于吗?”

“我不是…”“故意的”你这三个字还没出口就给拦下来了。

“得了,”他有些无奈,“祖宗你这毛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咱家明儿铺地毯,就这么决定了。”

你心虚的低头不说话,却瞄到了解雨臣手上提着的几个袋子,马上抬起头来看他。

“今天晚上给你做点儿肉粥,对身体好,少吃那些辛辣刺激的。”他摸了把你的头,拎着手里的东西往厨房走。你想起冰箱里的西瓜又紧张了起来,连忙跟上去。

“怎么了?”解雨臣看着你,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我想给你打下手。”你的手指在背后偷偷交缠。

只见他愣了一下,没有继续手头的动作倒是朝你走了过来,令你十分猝不及防的直接亲了上来。一个深吻结束后,你晕晕乎乎的搁他怀里瘫着。

“今天也很甜。”他笑着舔了舔唇角。“你要是想帮忙不是不行,注意着点儿自己。”

“好。”你冲他笑了。然后他的手就扶上了冰箱门。是的,冰,箱,门。

你连忙按住他的手,把他推向厨房。“哎呀这种小事儿我来就好,您主厨怎么能干开冰箱这种显然没有技术含量的事儿呢?”

“成,你来。”他勾起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有点像狐狸。

你尽量做到十分自然的打开然后把东西递给他,流畅的完成全动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今儿个吃什么了?”他边切菜边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嘴可是闲不住,没事儿就想嚼点儿什么。”

“就西瓜味儿的糖。”要编也得沾个边儿。“是吗?”白皙修长的手指不停手下的动作,“那这糖挺好的,还有西瓜籽呢?挺逼真的啊。”

你闻言马上转头看了看茶几…上的两颗。

“……”

“你早就发现了是不是?”你放弃挣扎。

“你就这样,来了例假疼了就抱着我叫唤。”他瞪你一眼,“就是不长记性,什么凉喜欢吃什么。不说别的,自己还受着伤,就不能克制一下?”

你瞧着解雨臣真生气了,连忙服软几下跑过去抱住他不撒手。“你别生气,我就一时嘴馋,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你看着他的眼神,补上一句,“绝对不会想瞒着你。”

解雨臣这人对别人软硬不吃,对你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真是没出息。

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如是想到。

然后一手环住你的腰往他怀里带了带。

还能怎么办呢?

自家姑娘能不原谅吗?

解雨臣望着从锅里生起的白气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没底线。

然后亲了一口你的额头。

……姑且当做是那股热气熏的他心软了。

他突然想起你一直想去的八一七活动,这活动每年都举办一次,你期待好久了。可是他以往抽不开身,这次你又受伤了。

其实白驹过隙,那些时候已经很远了。

算算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挺令人意外的是,大家都过得不错,至少他非常满意。

很好。

他低头,眼里是你。

————end——————          

【楚留香手游乙女】关于少侠怕打雷这件事(下)

*是下篇

*ooc

*楚留香x你

————————

雨天就得喝酒。不知是谁立下的这么个奇怪的不成文规矩。反正到现在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但这等好兴致还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像你和楚留香这样两人共饮就更是少见了。


你要了两坛酒,又吩咐伙计送到你们的厢房。这几月未见,该叙的旧得叙,再说这两坛酒也不是只你一人喝。


楚留香摸摸鼻子,表示已经习惯了。这小姑娘每回都要喝最容易醉的酒,几杯上头上脸还硬是抱着酒坛子不撒手。


…左右有他在,不会出什么乱子,也就由着你了。


你见他盯着远方不说话,想要说些什么缓解气氛。


“听说这玲珑坊又多了几位美人?”你把玩着酒杯,掩饰着自己的无措。“香帅可见过?”


你一边强压下心底的那么一点儿酸味儿,一边又真的掺着两三分的好奇。又是想知道美人有多么出尘脱俗,又不太希望从眼前人的口中听到别的姑娘的名字。


不过盗帅楚留香风流惯了,你对此倒也不抱太多指望。


“小友可是好奇?既如此,不如亲自去玲珑坊一探。”折扇的风合着窗外的冷气将他的些许头发吹起,微微眯着眼睛转头看你。“只是,小友什么时候对玲珑坊多了几位美人感兴趣了?当年楚某初带你去那风月之地,小友可是有些不适应。”


你愣了一下,紧接着脱口而出道:“这不是点香阁没添人吗?蔡居诚依然吸引着江湖中人慕名而来,每天想见他的人啊,数不清。”你抱起伙计刚刚送来的酒坛,给楚留香和自己满上酒杯,笑着摇摇头,“他天天嫌弃我不说,还总拦着我去怜花那。”


事已至此,不顺着说下去你就没面子了。


“要是玲珑坊多了新面孔,香帅可不能忘了我。”你笑着冲楚留香挑了下眉。


“…小友太过风流肆意了些,”他一收扇,摇摇头,看上去不是很赞同,但又眉目柔和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至于这话是不是真的有几分不满,你是没看出来。


你当时就不乐意了。


这天底下谁都能说你风流,偏偏他不行。


“香帅不也是?”你回嘴,很是不服气。“江湖里要传也应该是楚香帅的小友没给他丢脸。”


“…嘴实在是快的很。”他无奈极了。但这话确实没法反驳,没想到他楚留香也有被姑娘噎住的一天。从前太过随性,给别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也不甚在意,到这时候他才知道这风流债总是要还的。


“不说这些了,小友这几个月可还好?”楚留香连忙岔开话题,要不然今儿可是不能成功了。


“挺好的…”你三杯酒下肚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而且又来了几个好看的师弟…嘿嘿嘿…”


“……”楚留香不说话,只是摇扇子的频率加快了些。


“师弟害羞超可爱嘿嘿嘿…”你接着发表你酒后不用负责的言论,“一害羞耳根就红了…”


“……”楚留香盯了你一阵,刷的合上扇子。“小友?”


“…嗯?”你满面通红,意识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本来支着脑袋,现在手臂无力,自己感觉脑袋一沉,就往旁边倒。


楚留香眼看着你要往地上栽,连忙扶着你的肩把你拉回来。


这一拉,顺势就拉到他怀里去了。


他低头看你。


——睡着了。


这就是他觉得很无奈的事儿了,醉的实在快。


看来,今天也说不成了。


你安安稳稳的睡在他怀里,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睛看他,然后就移不开视线了。


“小友…可是心悦楚某吗?”


他像在问你又像在问自己。看着你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眸,又叹了口气。


算了,来日方长。


但点香阁的那位和新来的师弟,还是得防。

——————end————

大家还有什么想看的吗,有的话评论区告诉我吧


迟来的转载w
今年的年要热热闹闹的过

千叙少爷的老砂锅:

 偷得浮生半日安
——[盗笔bg]八一七联文活动宣传

雨云聚合,惊雷巨响。

两张椅,一盏灯,八一七的佳节将至,在雨气氤氲之中,你可愿与他们共度半日安稳?

电子屏的数字闪动,你于零点收到家人们过年好的祝福,未来得及回复便被解雨臣搂入怀中,耳边传来的声音裹挟温热,提醒着你早些入睡。

普天同庆的这一日却留守家中,宛如一颗柠檬的你被黑瞎子揉乱头发,他将刚到的外卖搁到你眼前,安抚着说吃完直接帮你视频连线铁三角。

西子湖畔,吴邪与你瘫坐长椅之上,保温杯中的茶水被轻轻吹凉,午间升起困倦的温度,他任凭你的脑袋倒上自己的肩头。

八一七的长白热闹异常,张起灵被你牵着重回此处,而这里没有他记忆中的积雪。掌心的暖意融化了他半世的冰冷,身穿连帽衫的人影被阳光勾勒出美好真切的轮廓。

你是否想见到,停下脚步,归于平淡——与你谈一场恋爱的他们?

活动时间:8月17日8:17~20:17(13h)
联文名单:
8:17   千叙少爷的老砂锅
9:17    琉簌
10:17  梦里
11:17  凤九凰
12:17  甜酒予棠
13:17  白鹿青崖
14:17  Marina欧
15:17  齐佳夭夭
16:17  周白菜
17:17  凉茶(借号
18:17  陈又鸟。
19:17  胖胖鹰阿啾
20:17  南浦

相关tag:#偷得浮生半日安  #盗笔bg

 @Marina欧  @南浦  @琉簌。  @陈又鸟。  @白鹿青崖  @周白菜  @梦里  @凤九凰  @齐佳夭夭  @胖胖鹰阿啾  @甜酒予棠

@声烦寄北(高三辣)

【盗笔BG】【男神x你】鬼节是什么?好玩不?(一)

*咕咕咕

*鬼节预热!!大家中元节牛逼!

*可以在中元节当天再食用如果各位忍得住的话

*盗笔四人,第一篇花儿爷

*庆祝tag破千暴肝

——————

解雨臣

七月半,鬼门大开。

据说在中元节,阴曹地府的鬼魂们会被黑白无常放出来在人间游荡一天。传说是这么说的。

你也懂,生活需要情调和气氛,这些节日和习俗你也很待见,尤其是这种阴森氛围。嗯,大概就是缩在被子里发抖也要听鬼故事的人。

今天你是不会一个人出门的,尤其是晚上。当然在家也不会闲着,正好解雨臣没回来,你房门一关灯一开,人往床上一滚,裹上被子就去摸手机。

正当你被各种离奇诡异细思极恐的故事吓得浑身发冷的时候,很不巧的,灯突然一黑。

断电了。

??啥玩意就断电了??这他妈平时没见过有一点问题,合着是等着关键时刻制造气氛??

你是没敢骂出声,没了光的屋子里静悄悄的,你要开口说话莫名的不安全。这有点儿类似黑暗森林法则,所有未知生物(?)都小心翼翼的潜伏在暗处。

…这么想想还挺带感的。

“咔嚓——”

听到这响动你吓了一跳,这是大门那边的声音,显然开门不是很顺利的样子。现在你倒是不怕鬼了,怕人。

讲真跟你和解雨臣有仇的还真不少,这行的人都不是善类。这先按下不提,万一是个变态杀人狂你是不是连个全尸都不会留下?

所以你是什么毛病大晚上要看恐怖故事?

拿枪怕是来不太及,响动一直断断续续的。

…果然还是鬼吧。

如果有机会活下去,明年中元节你一定不要落单。

你抽出枕头下一把匕首护在身前,尽量让身体贴着墙根隐藏在黑暗里防止后背露出来。

眼前是一片漆黑,窗外没有一点光能让你借着看清什么。你努力睁大眼睛,发现徒劳后冷汗不停的往外冒。抹去头上的汗,压住心里的烦躁和害怕,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匕首也蓄势待发——

“啧,”那人轻巧的拦住你,夺刀几乎是本能的,但感觉的到手上没用太大的劲儿。“怎么了这么凶?”

听到熟悉的声音你的心瞬间落地了,忙不迭的抱住他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着的。虽然灯依然没有亮,但有他在,你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害怕了?”他掐了掐你的脸,轻柔的拭去额上的冷汗,让你坐到床上。“我就知道,今儿赶的急忘了拿钥匙,我还是从二楼窗户翻上来的。”

“我快吓死了,”你攥紧他的袖口,惊魂未定,“这电一年也不停一次,偏偏大中元节的晚上停电。”

“我明天了解一下情况,”他微微挑眉,眼里溢出笑意,“这事儿可严重了,弄得我夫人要对我动手,那一刀可真是没留情。”


你脸上一热,低头不语,反正脸再红现在这个状态他也看不见。


解雨臣倒是把你的心理活动摸的差不多了,今儿像是不窘死你不罢休似的。


“幸亏我身手还凑合,否则外面没出事儿,回家一刀死在夫人手里那我得多冤。”语气还染上了一丝委屈。


“……”你不想理他。


“好了,不逗你了。这不今儿鬼节吗,正好也停电,氛围刚刚好。要不要玩个考验胆量的都市传说?”解当家眸光流转,又开始了他的恶趣味。


“啊?”你忍不住转头看他。


“比如点个蜡烛对着镜子削苹果啊,半夜梳头什么的…”他一个个列举。


你连忙摇头,“可别了,迟早把我吓到神经衰弱。我宁愿现在上床睡觉,厕所啊客厅啊那些听上去就危险的地方我可不想待。”


“那就睡觉吧?”他在背后抱着你,手从睡裙下摆探进去,一路往上,“我们确实很久没有…”


“哼,不要!”你气着他不停的调侃。


“……”


“…唔…放开…”背后接吻甚至没办法打人就很气。


……


这一天解雨臣的体会非常深刻,中元节还是在家里玩最好。

怕鬼的小姑娘这一晚实在粘人的很。


——————end——————

好了,花儿爷篇结束了,下一篇大家想看谁的?评论区告诉我吧


【楚留香手游乙女】关于少侠怕打雷这件事(上)

*楚留香个人向

*想写香帅,游戏改名我不改

*我要甜回来谢谢,这几天刀子从晨曦列车吃到楚留香:)

*ooc

————————

要说你害怕的事,除了打雷,还真不少。

怕打雷你自认为不丢人,但给别人看见你抱头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里就很不一样了。

谁还不要个面子呢?

而且这事你在江南的时候已经给自家师姐嘲笑过一遍了。

其实你的这种恐惧是很有选择性的,如果大伙儿在一起喝酒聊天,别说雷了,就是水漫金山了你也不会有半点慌乱,问题是现在就你一个人。

你刚用轻功一路飞檐走壁从江南硬跑到金陵,把马栓好,很强迫症的登上金陵的最高处——鸡鸣寺。

金陵正起大雾,在寺顶上有些没有身高优势的建筑根本没有机会出现在你眼中,能够拥有姓名的看上去也是灰蒙蒙的,总之就是一副天气不太好的亚子。

不过盛夏的金陵就是这样,天气没个定数。

至少比烈日当空强吧。你这么安慰自己,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件斗篷,正所谓高处不胜寒,你是直接用轻功跳上去的,那感觉跟华山比也不遑多让。

不遑多让的冷。

其实你这次来金陵除了去点香阁外还真有那么点偶遇楚留香的意思,他对你是放纵惯了,等你对江湖熟悉后,就不像开始那样引导着了,平时他找你喝酒多些。这些日子你在山门待着,倒是很久没见他了。

你边喝酒暖身边琢磨着要不要去玲珑坊找找的时候脸上突然感受到了凉意。

下雨了。

你又听到伴着一道光出现轰隆一声的巨响,正运着轻功的你吓得气息不稳就往下掉。

看着还有不小距离的地面和依旧看不清的房顶的你陷入会不会砸到人的思考。你是习惯了,毕竟华山龙渊武当金顶也不是白跳的。

忽然你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的,一般话本子就该这么写,俗套又有点浪漫。

尤其是对于被救的那个。

这时候都不用你感觉熟悉,就这一身的郁金香气息,这天底下你也没遇到第二个人。

你反正是不太想摔到半残,连忙双手拽紧了楚留香的衣服,还是前襟。

“…小友,楚某不会把你摔下去的。”你听着他说话,一如既往的温润。

“我知道啊!”你抬头看他,一脸坚定。

“……”他无奈的笑了笑,任由你给他的衣裳抓出褶子。

要说楚香帅的轻功实在是天下一绝,抓住他的那一刻你就安心了,跟他把你从海里捞起来时一样稳当。

他安稳的带着你落到一家茶楼前躲雨。

“小友可有轻生之意?”你看着他很不怕冷的摇着扇子,嘴里还不忘调侃你几句。

“那倒不是。”你连忙否认。“就是腿软,运不起轻功。”

为了救你这一路上楚留香身上也湿着,可扇子倒护得好好的。

“可是…怕雷声?”他微微凑近你,眼里的笑意仿佛要溢出来。

忍着不笑很辛苦吧。

你瞪了他一眼。

“小友轻功是有长进的,”他收到你那一眼后正经了些,“楚某正原地等着,一声惊雷便看着小友失了方寸的往下坠。”

“所以香帅是特意来救我的?”劫后余生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可不是,”楚留香挑眉,“不然小友要是砸到无辜百姓可怎么好?”

“……”虽说这也是你担心的事,但不关心自己小友显然也不是优良品质。他楚留香会哄姑娘也是出了名了,怎么不知道哄哄你呢。

“再说,”楚留香观察着你稍稍露出委屈的神情,像是满意了,摇着扇子笑着回应,“小友要是摔伤了,楚某可是要心疼的。”

“你就会这么说,”他笑看着你,惹得你脸上一热,嘴里话的味道倒是不对劲了起来,“这话香帅用的倒是熟练。”

你说出后便觉得不合适,想说什么辩解又觉得这样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刚从玲珑坊过来?”你想挽救一下气氛,却感觉更不对了。本来这话是没什么的,但跟前面一连上,很难不让人想到别的地方。

“楚某可没那么好的目力能在玲珑坊看到小友。”他低头轻笑。“再说…”

云销雨霁,露珠挂在将开不开的花苞上,雨后的空气尤其好,正好也到了傍晚。

正是金陵热闹起来的时段,也正是喝酒的好时候。

“得了得了香帅,咱还是去喝酒吧。”你摆摆手,拦住他的欲言又止,想将之前的对话一笔勾销。“我们应该直接落到酒馆或者客栈去,喝酒也方便。”

楚留香将折扇收拢支在下巴上,点头应允。

眼中笑意氤氲。

反正,

不急这一会。

————————end——————

烂尾了ಠ_ಠ

第三篇楚留香乙女

求评论

悄悄问一句想接着看嘛


现在想念他的人,正是当初骂他的人。

人实在奇怪。

一定要等到失去后才珍惜。

我不能说什么对错,

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守好这个江湖,等着你回来。

香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楚留香乙女】江湖大梦

*因为学业和一些事情A了游戏,今天才知道这件事,不可避免的难受,断断续续的玩楚留香有一年了,从前我一直觉得就算弃了也没关系,因为那个江湖,一定还会有熟悉的人等着我回来,现在看来,只是我不懂珍惜而已。

*ooc

*文笔烂。

*我舍不得很多人,尤其是那个把我从水里捞起来送到华山的人

——————

在你脑子不那么清醒的时候,时常想一些非常深奥摸不着边际的问题,比如——喝醉了的时候,而你要喝酒,还喝的神志不清,多半就在楚留香身边。

“小友,你觉得,江湖是什么?”楚留香摇着扇子,笑意依然。

“…江湖…就是江湖啊…”你抱着酒坛子,想再倒些酒出来,可惜半天没得几滴,却仍抱着酒坛子不撒手。

香帅惯爱问这些问题。

“不可贪杯,”他拦下你抢他身侧酒坛的动作,待你放弃这个念头后又悠悠的摇着扇子,开口道:“小友如今也可独当一面,想来过得恣意潇洒。”

“…是啊…我可潇洒了…往点香阁溜达可勤快了…武当金顶好高啊…我刚开始有点怕,”你打了个酒嗝,眼中泛着水光。“后来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习惯了就不怕了…”

“看来小友轻功也是大有长进。”

“还说呢,香帅什么时候陪我跳一次金顶啊…”你趴在桌子上,微阖双眼,嘴里还止不住笑,“香帅…轻功这么好,我就不怕摔了嘿嘿嘿…”

“若是小友想要楚某相陪,乐意至极,不过,得等楚某忙过这一阵…”

“…你盗帅楚留香有什么忙的?忙着去找方莹吗?”你一下子坐了起来,突然靠近他,抓住他领口的布料,口齿也伶俐了不少。

“小友醋了?”你只觉得这时候的他眼底映着整片星空,眸光流转,尽是柔情。“楚某可是自那次盆景之后,再没有见过方姑娘。”

“你肯定是想她了…”你嘴里念叨着,一边一件一件的从身上取出物件,“这是我给蓉蓉姐买的簪子,我一个月…嗝没去点香阁攒下来的宝石造的,我觉得她肯定喜欢,香帅…你帮我带给她吧。”

楚留香接过,“小友为何不亲自去寻她?”

你不停翻动的手,回答道“我懒嘛,你也知道…噢…这是…”你凑近了看,“给张三的鱼饵,这可是绝密配方,你也收着吧,帮我给他们。”

“小友可是只给我们带了礼物?”他的声音稍稍停顿。

“怎么可能?我雨露均沾的好叭?”你白了他一眼。“我找到一种上好木料给原随云做琴,留了把伞给南无生…他的伞自从我认识他也没换过,不管用不用我一定要送…”

“还有给嗯嗯师兄的剑穗,小棠的话本子…”你又念叨出了许多人名,有的甚至楚留香也不认识。

他似是松了一口气。

“小友这一年成长了许多。”

“香帅,你今日似乎格外喜欢唤我小友,何故?”你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又趴回了酒桌。

“只是想来颇有些感慨,小友心存光明,惩恶扬善,扫尽天下不平事,楚某自然是钦佩。”楚留香望着明月,眼中溢着柔软情意。

“……”你睡着了。

楚留香摇头表示惋惜你没听到,又无可奈何的给你披上衣裳,在你身边停留好久,最终踏月离去。

没有人跟你抢酒了,没有人拦着你怕你贪杯了。

你揉了揉眼睛。

装睡也是要技术的。

希望,他能把你的心意带到。

揭开一坛新酒,香气四溢,却总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不如…跟他共饮的那坛有味。

也不知道悄悄塞进他衣袖的书信有没有被发现,你想应该是有的吧。

楚香帅何许人也,你这点小心思还瞒不过他。

放心的走吧,如他所言,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大家,各自珍重。

酒一杯一杯的往下灌,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是眼泪吗?

大概吧。

在夜晚的金陵城,现在的你,看不到万家灯火,只看得着一轮明月。

少了些人,终究是不一样了。

你想起了楚留香被你搪塞过去的那个问题。

又一杯酒饮尽。

江湖啊…就是大梦一场。

————end——————

【盗笔BG】【男神x你】关于乙女游戏的百合线走向??

*我真的很认真的安利“晨曦列车”这个乙女游戏,不抽卡不看脸纯剧情除女主外全游戏配音连龙套都有的那种传统乙女游戏,第一个故事免费,B站tap都能下载

*真的良心游戏,吃我安利

*本篇只有花儿爷,大张哥的婚纱梗很快了

*ooc

*为了安利激情短打

*依然红豆对话体

*我要评论w


http://t.cn/AilD1AxM


【盗笔BG】【男神x你】当他看到你淘宝收藏夹的婚纱(一)

*如题

*红豆对话体

*跟风鹿鹿 @甜酒予棠

*目前为止只做了花儿爷的,第一次做这个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指明

*如果想看大张哥黑爷邪帝的请告诉我你们想看

*如果想看别的梗也欢迎点梗

*评论!评论!评论!

http://t.cn/AilngGko

我真实服气了

Lof今天屏蔽了我六次

你可做个人吧


昨天关于某腐癌的文章的事件的具体情况在那篇文章底下的链接里

大家想要了解的话可以去看看

真的没法发,一发就吞